热线电话
13451121500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农业资讯 > >

绿色发展须促生态农业加快转型

2019年10月08日

  
     

  5月下旬,全国农技推广中心在石首召开绿色防控培训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绿色发展基础领域首席专家张永生研究员应邀做了一场讲座。借此机会,本刊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记者:您今天报告的主题是“中国绿色发展与生态农业转型”。请您跟我们的读者解读一下,党中央、国务院为什么提出要走绿色发展、生态文明的道路?

  张永生:党中央、国务院提出要走绿色发展、生态文明道路,是因为传统高资源消耗的发展模式不可持续。为什么不可持续?因为工业革命后建立的这种发展概念和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同生态环境有着内在冲突,会影响包括生态环境的各个方面。中国过去经济快速发展的环境成本非常高。以农业为例,我们用6%的耕地养活了全球20%的人口,但仅化肥的使用就约占全球的1/3。此外,化学农业还有很多其他隐性成本,包括占用国家大量补贴、对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的影响、对社区的影响、对健康的影响,等等。

  过去,人们对农村的定义比较狭义,认为农村就是为工业和城市提供农产品、原料和劳动力的地方,是农民居住的地方。这种理解和做法,不仅难以意识到乡村和农业中大量其他潜在的资源,而且还把很多好的资源给破坏了。与此同时,生态环境也被破坏,生物多样性大量丧失,很多当地的原生品种也濒临消失。这些宝贵的生态环境资源非常重要,它们为人类提供赖以生存的生态服务。

  第二个影响就是大量人口向城市转移以后,乡村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发生巨大改变,乡村的社会结构也发生彻底的重构,乡村文化存在的根基也发生了改变,而中国5000年的文明,大量优秀的东西其实都沉淀在乡村。另外,城市将乡村的人才和各种资源像抽水机一样抽过去,这些资源难以回流到乡村,客观上就形成了城乡差距、地区差距。

  传统发展概念还导致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发展的目的和手段本木倒置。健康和福祉就是一个例子。人类的很多疾病,均是不健康的饮食结构引起。一个不健康的饮食结构,它对应的是一个扭曲的农业结构。一个扭曲的农业结构,它对应的又是环境问题。这都是因为从过去的生态农业变成一个工业化的化学农业后,农业生产的内容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直接对应的是我们所谓的现代饮食结构。实际上,现代人的“富贵病”,包括很多癌症,超重肥胖导致的心血管、脑中风、二型糖尿病、高血压、骨质疏松等,都同我们现在不健康的饮食习惯有关。这种不健康的饮食结构和导致的问题背后,是强大的商业驱动力。比如,吃垃圾食品可以增加GDP,去医院治疗也增加GDP,减肥也增加GDP。但是,作为发展根本目的的人类的福祉,却受到损害。所以,出发点有了偏差,就会产生系列扭曲的后果。这也可以作为我们现在强调不忘初心和新发展理念的一个注释。

  记者:那化学农业应怎样向生态农业加快转型呢?

  张永生: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农业?什么是农村?什么是发展?什么是现代化?对这些问题的不同回答,将带来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和后果。

  过去,我们可能认为农业就是产粮食和农产品的。但其实,农业除了生产农产品以外,还有很多功能,包括生态服务、文化等衍生功能。这些都是农业的产出。而且,农业用什么方式产出,即是用化学农业还是生态农业的方法进行生产,以及生产什么内容,不同的回答会带来非常不同的后果。

  什么是农村?“农村”这个概念是一个非常工业化的概念,对应的是“工业”,一说起农业、农村,就意味着这个地方是做传统农业和农民居住的地方。之前的新农村建设,都是用的农村这个概念。

  但是,十九大报告提出了乡村振兴,用的是“乡村”而不是农村这个概念。一字之差,带来了本质的改变。乡村是一个新型的地理空间,它意味着这个空间承载的不只是农业,还有很多“非农”的活动都可以在这一空间中进行。当然,这不是说要影响原先的农业生产功能,而是将乡村更多的附加值挖掘出来,大幅拓展乡村的发展空间。

  什么是发展?发展的终极目的是为了提高人的福祉。但过去我们想到发展的时候,就是将其当作一个工业化和城镇化的过程,将所谓农业剩余劳动力转移到城市工业生产工业财富。首先就想到要把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到城里面去,整个发展的过程就被视为工业化和城镇化的过程。与此同时,农业也被用化学农业、单一农业的概念进行改造。这种过于工业化和城市导向的传统发展方式,不仅忽视乡村大量宝贵的生态环境、文化等资源,也给乡村带来了系列的环境、文化、社会等方面的问题。

版权所有 仙桃绿色农业网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